相关文章

山西矿难封口费追踪 真假记者迷雾重重

山西矿难封口费38人追踪 真假记者迷雾重重

    山西矿难“封口费”追踪

    据山西霍宝干河煤矿确认,发生事故以来,煤矿以订报费、宣传费、广告费、购买安全教育光盘等各种名义给六家媒体支付了总计125700元的费用。

    其中向山西《科学导报》支付10000元宣传费;向《山西法制报》临汾发行站支付2000元订报费;向中国教育电视台“安全现场”栏目支付19200元资料费;向假冒中央媒体的假记者支付34500元宣传费;向《绿色中国》杂志支付10000元会员费。另外,向山西广播电视总台支付50000元,但矿方称:“山西广播电视总台确实为我矿试生产工作做了正面宣传报道,这次之前已来采访过两次。”

    煤矿对“封口费”人数和金额仍存在隐瞒

    针对“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向记者发‘封口费’”的消息,新闻出版管理部门于29日通报了初步调查情况:此次“封口费”事件中,共有28人登记来访,其中持有新闻出版总署新闻记者证的有2人,另有6家媒体收取费用,其中一家属假冒。

    对于矿方公布的登记数据,“封口费”拍摄者戴骁军就对矿方公布的数据表示质疑,并在博客发文《戴骁军:煤矿对“封口费”人数和金额存在隐瞒》。

    戴骁军说,9月25日他探访煤矿时,亲眼见到100多人聚集在10多间房中,他拍摄的4张名单只是10多张登记名单的一部分,仅这4张名单就涉及“媒体人”38人。

    此外,戴骁军与网友“直播山西”还在现场拍摄到一段视频。记者在视频中看到有六七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每人手持一沓现金正在清点,有人告诉他“按照媒体级别或到达的早晚,人均领取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教育电视台声明《安全现场》为安监总局主办

    如今,因拍摄山西“封口费”事件成名的戴骁军,好比一位打假的“功臣”,正在接受多家媒体的采访。

    而被他拍摄到的多家媒体中,仅有6家被公开身份,其中仅有中国教育电视台发布了一篇声明,声明中明确提出涉事的《安全现场》栏目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主办的,国家安监总局的有关人员已承认栏目“确实向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出售了《安全宝典》光盘”。声明提出,该栏目从业人员是否“封口”,应由国家安监总局协同新闻出版管理部门认定。目前,陷入“封口费”事件的中国教育电视台《安全现场》栏目已被停播。

    10月31日,中国教育电视台发表声明,“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主办、北京巨头传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制的《安全现场》栏目在一个不合适的时间和不合适的地点向有关机构推销并出售‘安全宝典’光盘的确是不合时宜的。据北京巨头传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10月29日回复称:‘收取封口费之说我们决不存在’。”

    目前,中国教育电视台决定正式约见北京巨头传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向其当面宣布停播《安全现场》栏目,同时向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政策法规司通报了中国教育电视台停播该栏目的决定,建议其协助国家新闻出版部门对《安全现场》栏目进行进一步调查,以澄清事实真相。

    让人不解的是,在调查组调查之时,煤矿最早声称的“23家‘媒体’的28人登记”的具体名单仍未公布;此外,2个持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新闻记者证”的人也没有给予公布。更多涉“封口费”的媒体名单,尚待进一步查证和公布。

    戴骁军:恐吓电话不断再这样下去,我要依法维权

    11月1日上午10时50分左右,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封口费”事件举报人戴骁军在首都国际机场一下飞机,就接到爱人电话:“有10多个恐吓电话打过来了。”

    “手机关机两天后,不少匿名电话打到我家,折腾得老婆孩子不得安宁。”戴骁军说,10月29日晚,一个陌生人打电话对他说,“别把事情闹大了,兄弟们都没饭吃了,对谁都不好……”

    “一人做事一人担当”,为了不影响家人,戴骁军重新打开了手机。他告诉本报记者:“不想让更多的压力传导给家人,回到太原后第一件事是给老婆、孩子、母亲和自己买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

    “买保险是一种心灵慰藉。现在是法治社会,我相信国家有能力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身安全。”戴骁军在个人博客中的发言赢得了许多支持与鼓励。 

    与此同时,一场舆论“反击战”正向他扑来。

    记者是在西部时报社驻山西记者站采访戴骁军的,还曾通过互联网检索到他以“西部时报记者”身份发表的新闻作品。中共山西省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说,省里的一些重大活动经常会邀请西部时报社驻山西记者站参加报道,因此与戴骁军早已相识。

    10月28日凌晨,“百度山西吧”里有人这样描述戴骁军:“典型的贼喊捉贼!自己没领上封口费便不惜出卖‘同行’。”

    “看到新闻,一开始以为他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记者,在随后的时间才发现原来也是一名所谓的‘假记者’!记者网西部时报社戴骁军这个名字根本查不到,再到西部时报网站找,也没有所谓的‘戴骁军’这个记者……内部透露,这次去了不少记者,但并非全都是去所谓的领取‘封口费’!想多领取点‘封口费’的反而是‘戴骁军’两人集团……”

    在发表并删除戴骁军网文《霍宝干河煤矿为瞒矿难狂发“封口费”》的直播客(视频分享)网站,10月31日深夜,一个名为“新闻视点”的网友注册,并接连发出《是英雄还是罪人戴骁军“原形毕露”》、《封口费事件披露者戴骁军沦为假记者行列》、《揭露此次领取封口费原始发稿人:假记者戴骁军的内幕》。

    这名网友说,“据戴骁军身边知情人透露”,戴骁军的举报动机不是出于正义,而是索取“封口费”未遂后的报复。

    这名网友写道:“因其(戴骁军)身份无法证实是记者和所服务报社,被拒绝签字领取‘封口费’。恼羞成怒(的)他伺机拍摄了‘封口费’现场。其离开发放现场是与其他未领到‘封口费’的非媒体正式记者人员(就是报道中所指的假记者)陆续扫兴而去的,并非中国青年报描述的‘历险记’那样恐惧和刺激……中国青年报所述戴骁军拍摄霍宝干河煤矿发放‘封口费’历险记纯是虚构。”

    对于网上出现的戴骁军因索取10万元“封口费”未果才举报的传言,山西省有关部门官员今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并不知情。山西省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说:“我没有听到这样的说法。”干河煤矿控股方霍州煤电集团董事长杨根贵也说:“这个事情我不清楚。”

    “戴骁军敲诈10万元?这个我不清楚。”干河煤矿公司办公室主任樊清华今天对记者说,自己当初的确负责接待那些“记者”,但他没听说过戴骁军曾经试图敲诈煤矿。

    戴骁军说:“我揭露‘封口费’事件是有证据,既然他们这样说,请问证据在哪儿?再这样下去,我要依法维权。”

【】

【 】 【】